徐州丰县“绝笔信女教师” 如果不剑走偏锋会怎样?

日前,徐州丰县女教师的绝笔信引爆舆论。

不过仔细观察此事,感觉绝笔信女教师原本不应如此。

徐州丰县“绝笔信女教师” 如果不剑走偏锋会怎样?

绝笔信女教师之所以陷入今天这个局面,主要源于要给左眼失明的女儿讨回公道。

这完全没有错,但只不过,大家有没有发现,她讨要公道的路径,走偏了。

从何说起呢?绝笔信女教师女儿左眼失明,不用说这是件极其痛心的事。

找事发学校协调此事,天经地义。

可是要知道,这样的协调,小事可能可以化了,但遇上大事,基本上都是无能为力的,其最终结果,还得走司法流程解决。

但奇怪的是,绝笔信女教师拒绝这个途径救济。

报道称,丰县实验小学于2018年4月至12月十多次协调此事。

但因学生打闹与梁某某视力下降的因果关系没有得到确凿证实,且绝笔信女教师提出36万多元的高额赔偿金协调不了,因此协调未果。

协调未果后,涉事学生家长、学校均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该问题,可是被绝笔信女教师夫妇拒绝。

绝笔信女教师改口 图-1

这就有点大惑不得其解了。

协调不成,本该进入司法途径解决的事情,却不知为何要拒绝?。

绝笔信女教师改口 图-2

但接下来有了答案,原来,这对教师夫妇是要通过信访途径解决。

说到这里,我们不禁要弱弱的问一句了,放着正儿八经的救济途径不走,却去走旁门左道,这合适吗?信访是做什么的就不用解释了。

不过,司法是用来干什么的得明确一下,司法不就是专司平争息讼的吗?人身受到伤害,这不正是司法专司的吗?可是,这个大门开着你不去,偏去推那扇关着的门,这是不是有点南辕北辙?其实,只要稍动脑筋,就知道,去信访,根本就是走错了门。

实际上,信访作出的不予受理就很能说明问题。

据悉,2019年7月31日,绝笔信女教师最后一次前去国家信访局上访登记,国家信访局就明确出具了《不予受理告知书》,不仅如此,信访局还告知绝笔女教师寻求司法途径解决。

本应通过司法了断的事情,却剑走偏锋,寻求无权处置的部门要结果,要公道,这首先自己就是不是有点奇怪。

这不仅让原本烦心的事情没法解决,还生出这样那样的枝节,增添这样那样的麻烦。

不敢说通过司法途径就一定能讨回绝笔女教师想要的公道,但是,起码不会带来眼下这么多的尴尬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